X 省級機關作風評議窗口 省級機關作風投訴平台
第05版:數字經濟專刊

大咖論“數”

數據價值化賦予數字經濟強大發展動力

□何 偉

生產要素是一個歷史範疇,隨着經濟社會的發展而不斷演進。在不同的經濟形態下,生產要素組合有不同的結構和作用機理。農業經濟,有農業技術、勞動、土地這樣一些生產要素的組合;在工業經濟下,工業技術、資本、勞動、土地構成生產要素組合。同樣,在數字經濟下,數字技術、數據、資本、勞動力、土地等等,又構成了一個新的生產要素組合。這種新的要素組合的形成,會驅動人類社會邁向更高的發展階段。

由此,從數據資源到數據要素,數據重要性的戰略高度不斷提升,數字經濟的政策框架也在不斷深化。

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2017年發佈的《數字經濟白皮書》,從生產力角度提出了數字經濟“兩化”框架,即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。2019年,從生產力和生產關係的角度提出了數字經濟“三化”框架,即數字產業化、產業數字化和數字化治理。到了今年,我們又提出“四化”框架,增加了“數據價值化”。一方面,價值化的數據要素將推動技術、資本、勞動力、土地等傳統生產要素髮生深刻變革與優化重組,賦予數字經濟強大發展動力。另一方面,數據價值化直接驅動傳統產業向數字化、網絡化、智能化方向轉型升級。

從推進路徑看,數據價值化按照資源化、資產化、資本化加速推進。

數據資源化是激發數據價值的重要基礎。對處於“原料”狀態的數據進行初步加工,形成可採集、可利用的高質量的數據,就是數據資源化的過程。沒有經過資源化提升數據質量的過程,後續的價值化就無法實現。

數據資產化是實現數據價值的核心環節。只有把數據與具體的業務融合,才能在引導業務效率改善中實現這些潛在價值,這個過程就是資產化。其本質就是數據驅動業務變革,實現數據價值的過程,更多體現為一個產業經濟過程。數據資產化是數據價值創造過程中的一種質變,真正體現了、實現了數據的價值。

數據資本化是拓展數據價值的根本途徑。數據的資本化可以概括為通過數據交易、流通等活動實現數據要素的社會化配置的過程,這更多體現為一個經濟社會過程,能夠極大地提升數據的使用價值和交換價值。數據資本化關乎數據價值的全面升級,是實現數據要素市場化配置的關鍵所在。

從實踐探索看,我國在數據確權、定價、交易方面取得積極進展。

在數據採集、數據標註、時序數據庫管理、數據存儲、商業智能處理、數據挖掘和分析、數據安全、數據交換等各環節形成了數據產業體系,數據管理和數據應用能力不斷提升。

數據權屬界定探索不斷加快,目前,我國進行數據確權的主要有大數據交易所(平台)、行業機構、數據服務商、大型互聯網企業等四種形式。

數據定價規則尚處於初期實踐之中,目前,國內外數據定價方法大致包括三種:一是可信第三方定價,二是自由定價,三是自動計價。當前,國內外大數據交易平台普遍採取可信第三方定價。

數據要素市場尚未廣泛建立,但已有一些數據交易平台,大致可以分為兩類:一類是以數據生產或數據服務類企業為主導、商業職能為主的數據交易平台,另一類是地方政府聯合其他主體投資、第三方撮合性的數據交易平台。

雖然對數據確權、定價、交易均有不同程度的探索,但是由於數據的無形性、可複製性、可共享性等特點,導致數據權屬確定、市場定價、市場交易的難度較大,已有體系相對零散,無法滿足數據流通層面的要求,數據權屬分析、定價交易已經成為數據要素流通亟待解決的基礎性理論問題。

(作者為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與經濟研究所副所長)

2020-07-31 大咖論“數” 1 1 河北日報 content_47961.html 1 數據價值化賦予數字經濟強大發展動力 /enpproperty-->